2006/04/09 | 手掌上的阳光
类别(寂寞且相隨。) | 评论(3) | 阅读(106) | 发表于 02:11
"爸爸,我想你……"儿子说。
电话那头,在那个古老城市的一所脑病专科医院,儿子双手捧着听筒,靠在病床上大声说话,他的声音越过千山万水来到我耳边的时候,已经变得飘忽如烟。然而就是他那稚嫩而缥缈的声音,时时拨动我心灵深处最易疼痛的弦,让我常常不由得捂住胸口。
儿子5岁,原发性脑瘫。极差的平衡能力、明显畸形的剪刀步态、僵硬的双腿,让他至今无法独立行走,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,无忧无虑的跑在绿草如茵的田野上,尽情享受童年的欢乐。然而他却能够不停的思考,从简单的"人为什么要吃饭"到显得难以理解的他"为什么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",他都有自己的解释。而我做的更多的是,给他讲故事。他用柔弱而善良的心灵去体验来自命运深处的悲欢离合,艰难苦痛,然后对我说出他的想法。说完后,一脸灿烂的笑,常常照亮整个家。命运对我也许是残酷的,让我和我的儿子不得不在苦痛中苦苦挣扎;然而命运对我也许应该是宽厚的,因为我不停的在儿子的笑声中感受生活的力量,生活也就在淡淡的疼痛中充满希望。
针灸师把一根根长长短短的针扎在儿子的头上、腿上、手上。儿子大声哭叫,每扎一下,他的握在我双手中的小小身子就要痉挛一下,但他没有拼命挣扎,他知道这是给他治病。然而在他传递给我的痉挛和战栗中,我的心早已被那针扎得千疮百孔,鲜血淋漓。我默念,就让我用鲜血抚平孩子的伤痛吧!就让我用心血换取孩子的希望吧……
早晨阳光静静铺满山冈,恰若母亲轻柔的倾诉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亲也曾牵着我的手,踏着结满露珠的青草,在淡淡的青草与泥土的甜香中走过山冈,而我,也带着期求长大的淡淡的彷徨无数次感受阳光的温暖——一种博大空旷的温暖。当我试着牵着儿子的手走过那熟悉的山冈的时候,儿子却坚持要自己站在山冈上晒晒太阳。他吃力的支撑着身子,艰难地保持着平衡,一边还对我骄傲的喊:"你看我,爸爸,快看……"葱绿的山冈上,空旷飘逸的阳光里,儿子只是小小的一点,而那一点,那一刻也似乎就是我的全部。他还是跌倒了,我要拉他的时候,他却愤怒地甩开我的手,要试着自己站起来。他站起来了,汗水和泥污掩不住他脸上骄傲而稚嫩的笑。他摊开双手,平平举起,任阳光在手掌上停泊、流淌、飘飞……
"以后,我也可以带他来着儿走走了……"父亲高兴的说,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。50岁的父亲在肝硬化的折磨中已经走过4年。4年里,他有足够的时间思考生命,思考生活,思考身内外的一切,思考生命本身的意义。对生命的珍爱,对儿孙的关怀常常让他郁郁寡欢,尽管他已经学会了静静等待,学会了平和地看待一切。爷孙俩走在小山冈上,一高一矮,两道剪影,在巨大的虚空里临风飘举。我恍然如梦。
我又能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呢?
如果生命超于生存和俗世生活本身之外,我们负载生命的能力常常弱于负载苦难的能力。我感激儿子手掌上流淌的阳光,温暖我生命的阳光。
"爸爸,现在扎针的时候,我可以不哭了。不信,你问妈妈……"儿子说。我没有说话,泪水却早已夺眶而出。
孤身一人在陌生的城市里带着儿子治病的,是我的妻子。他是农村中学教师,每周有近三十课时的课。尽管工作压力让她难以承受,他还是尽最大努力安排好我们小小的家,就像一只疲倦的鸟,在羽翼低垂、嘴角渗着鲜血的时候,仍然要合乎好自己的巢。劳累过度让她心力交瘁,在她走下讲台10小时后,仅有7个月孕期的儿子便出生了。因为早产是导致孩子生病的主要诱因之一,她一直怀着深深的愧疚。当然,她也明白,这决不是她的错。于是我们拉扯着孩子,相依为命。我常常想起蒲柏的那句话:"一切都可以靠努力得到,惟独妻子是上帝的恩赐。"我也会想起《非常爱情》里,女主人公守着昏迷不醒的爱人唱的那首歌:"爱人哪爱人,你是我眼泪里摇出的小船……"是的,我知道,爱可以支撑一切。
如果我的心血可以化作阳光,我一定将它捧在手掌,高高托举,以温暖我的爱的和爱我的人,温暖在不幸之中高高地昂起头的人。
恰如我儿子手掌上流淌的、温暖我的阳光。
0

评论Comments